小说 > > 正文

名扬天穹之下陈银夏萧淡尘小说by甘于全文阅读

2020-06-29
名扬天穹之下第十二章 传我令

九点半,南环小区后山,半山腰。

这个时间,天早就已经黑下来了,甚至有的人家已经熄灯休息。

而萧淡尘,则与养父养母三人,趁着萧若晴睡着的时候,打着手电筒,上了后山。

山上黑漆漆一片,什么都没有,显得很是阴森。

“咳咳咳......”

萧东伟身体不是很好,一路上不断咳嗽,陈容芳在旁边搀扶着,却也于事无补。

说起来,夫妻俩晚上一般不会来这里,来的话,总感觉阴森森。

可今日有萧淡尘在身旁,却一点阴森的感觉都没有。

怎么说呢,就好像萧淡尘是一轮炽烈的太阳,将一切阴森尽数驱逐。

最终,他们来到山边一处小土包前。

土包上,写着“小女萧佳兰之墓”几个大字。

简陋、破旧。

这是萧淡尘,对这里的第一印象。

当下,萧淡尘的眼眶,便红了。

战场上,被子弹洞穿胸膛,都不见他萧淡尘吭一声,而现在,竟然哭了。

铁汉柔情,铁打的汉子,亦胸藏柔情。

萧淡尘心中,家姐、养父养母,陈银夏,都是他至关重要的人,都是可调动他情绪的人。

这些人,他一个都不想缺。

可,家姐不在了。

徒留眼前,秃秃的坟墓。

萧淡尘上前几步,不顾会否弄脏自己的白色衣服,就这么跪在了墓碑前,略有些哽咽的说:

“家姐,淡尘回来晚了......”

看着萧淡尘那副伤心的模样,萧东伟和陈容芳对视一眼,叹息一声:

“唉......”

萧东伟过去拍拍萧淡尘肩膀:

“好了,淡尘,别伤心了,人已经走了快六年了。”

六年了。

六年前,萧淡尘正在东北执行绝密任务,饥寒交加,差点死掉,支撑他走过来的,除了陈银夏,还有家姐。

而家姐,不在了。

仰头,不让眼泪流,萧淡尘调整情绪,问萧东伟:

“爸,怎么回事,告诉我吧。”

事情绝对不简单,萧淡尘看出来了。

不然,家姐的女儿萧若晴怎么可能会在外公外婆家住?

她的父亲呢?

换句话说,她的父亲是谁?

萧东伟叹息一声:

“那时候你姐跳槽进了黄氏公司上班,那黄氏公司的小公子黄万阳看她长得漂亮,就对她发动追求。”

“你姐也傻,被他甜言蜜语所骗,结果人家睡了她不认账了。”

“事后,她发现自己怀孕了,去找黄万阳,那畜生竟然要她去堕胎。”

“你姐不死心,更不忍心一条命葬送在自己手中,就生下了若晴,以为有了孩子,黄家就能认她。”

“可谁知道,孩子生下来,直接被那畜生扔出来了,连带着你姐,被黄家一起打了出来。”

“回到家没有两个月,就......唉......”

其实,他还有隐瞒没说。

回来后的萧佳兰,身体一直不好,为此老两口把养老钱都拿出来给她治病了,现在的生活才会十分拮据。

这些,也没有必要给萧淡尘说。

萧淡尘的拳头,早已紧握:

“黄氏公司!”

本来,还不知道找谁下刀,拿谁来打响他在江东的第一枪。

现在,有了!

“黄氏,本尊发誓,灭你九族!”

萧淡尘咬着牙在心中发下誓言,对养父养母拱手躬身:

“爸妈,这件事交给我吧,您二老放心,不取那畜生脑袋,淡尘不入家门!”

此话说完,萧淡尘,披上外套,回身下山。

“淡尘,这......”

陈容芳见状,下意识就要阻止萧淡尘,那黄氏家大业大,他们若能报仇,早就报了,哪还能等到现在?

她怕萧淡尘吃亏。

奈何,萧东伟一把按住了她,没让她阻拦萧淡尘。

“你干嘛?”

陈容芳当场着急了,她可不想萧淡尘一回来就被黄氏公司怎样。

比起她来,萧东伟一脸的淡定,看着萧淡尘的背影,道:

“难道你没看出来,淡尘此次回来,今非昔比了么?”

“当年我就说过,这小子肯定是条龙,只是咱们江东的水浅,显露不出来!”

“如今的他,定然翱翔九天了!”

“佳兰的仇,只有他能报。”

妇人毕竟没有那番眼力,只怕养子吃亏,便道:

“你就这么放心他自己一个人去?”

老萧毫不迟疑,点头道:

“他一定没问题!”

这是一个父亲,对儿子的信任!

......

萧淡尘的身手,三分钟内,就从山上下来,甚至不用打灯看路。

边走,边拿出手机,拨给下属白玉:

“萧尊,您吩咐。”

白玉的话,一如既往简便。

萧淡尘尽量调整自己的语气,问:

“离江东最近的,是哪方特区?”

白玉一愣,萧尊问这个干吗?他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,回答:

“回萧尊,是南野特区。”

“传我令,调集300精锐,连夜前来江东。”

萧淡尘平淡的话语下,蕴含滔天怒火。

白玉又是一愣:

“萧尊,调集这么多......好,属下知道了。”

本来,他想问调集这么多精锐要干嘛?是出什么事了吗?

但,话没问出来。

因为他听出,萧淡尘现在即将暴走。

做属下,听从命令,是他谨记。

“属下现在就去接您。”

挂断电话的萧淡尘,翻出一根烟,叼在嘴边,青烟袅袅,他心里,很闷,很堵,很塞。

......

十分钟不到,商务车出现在萧淡尘身前。

停车,白玉下车,打开车门:

“萧尊,请。”

萧淡尘扔掉早已燃尽的烟头,上了车。

白玉两只眼睛骤然瞪大。

依稀记得,上次萧尊吸烟,是在东北。

那时候,萧淡尘身边死了个亲信,一支烟过后,他率人,在五个小时内,灭了东北三大势力,十大领袖!

今日,究竟发生什么事了?

萧尊不就是回了趟家吗?

怎的会出现这种情况?

没敢多想,白玉立马上车,开车前往当地驻守营。

那里,有停机坪。

调集来的300精锐,会在那里集结。

他们,要去那里下达命令。

路上,白玉没敢多问,只静静开车,他能够预感到,今夜,应是血雨腥风!

萧淡尘看着窗外星空,咬牙切齿:

“不灭你黄氏满门,我萧淡尘枉为人!”

......

-

-

相关阅读

ddengyuncheng资讯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