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 > > 正文

顾此长冬顾此生(顾长冬姜旭)阅读

2020-05-27

《》小说主角是顾长冬姜旭,这里提供顾此长冬顾此生顾长冬姜旭小说,顾此长冬顾此生主要说的是。姜旭赶来时,书娆面容扭曲,躬身倒在地上,身下淌了一滩血迹,而顾长冬,则是扶着门框,额头上大颗大颗的汗珠儿滚落,像是才刚使了极大的力气。

内容精选:

转眼即到年下,草草给顾准定了个日子,便要抬棺出殡。

出殡的前一晚,顾长冬扶腰到了前厅,想为顾准尽最后一份心思,却不想,见到了书娆。

书娆很像她,一双美目,顾盼神飞。

或者,是她一直很像书娆,所以才得姜旭垂青三年。

顾长冬警惕地向后一退,道:“你来作甚么?”

书娆眼中波光流转,一步步地逼近了她,最终视线锁在了她隆起的滚圆小腹上。

她一伸手过来,顾长冬脚下一扭,便疼得跌倒在地。

书娆咯咯笑了两声,却不再有所动作,转而抚摸着自己尚且平坦的肚子,“真是造化弄人啊!”

“顾准当日为了姐姐,竟还想要取我性命,只是可惜,今日躺在这里的,竟会是大司马……”

书娆咯咯笑了两声,极为敞怀模样。

顾长冬心中咯噔一下,攀着门框缓缓起身。

“姐姐还不知道罢?也是,堂堂大楚战神,怎么说没,就没了呢?”

她哀叹了一声,似乎真为顾准的死而惋惜。

书娆继续说道:“可惜啊,顾准生前护不住你,死后,也一样……”

顾长冬尚未反应过来之时,书娆已然转身,疾步朝着那漆黑棺木撞去,口中大声呼喊着。

姜旭赶来时,书娆面容扭曲,躬身倒在地上,身下淌了一滩血迹,而顾长冬,则是扶着门框,额头上大颗大颗的汗珠儿滚落,像是才刚使了极大的力气。

明眼人一看,便知是发生了什么。

“顾长冬!”

他低喝一声,脚下踢翻了炭盆,那烧得正旺的木炭便直直冲顾长冬滚去。

火星子溅到顾长冬的脚背,疼得她倒抽了一口气,还没来得及开口,便被姜旭的话钉在了原地。

“储妃顾氏,谋害皇嗣,传孤喻令,将其收押,不许任何人探视。”

姜旭打横抱起书娆,从顾长冬身边掠过时,险些将她撞倒在地。

她拉扯住了姜旭衣角,像是抓住了最后一线希望,“阿旭,我没有害她,你信我……”

心底搅起激浪千层,姜旭眼刀子剜了过去,不由分说地定下了她的罪孽:“不是你,难道还是她自己害自己的孩子么?顾长冬,书娆她不是你,没有你那么狠辣。”

说完,也不给顾长冬辩解的机会,让人连拖带拽地将她拉了下去。

顾长冬已有八月身孕,孤身倒在顾家后院的柴房里,寒冬腊月的,凉意直从脚底窜遍周身,连肚子里的孩子也不禁闹腾起来。

疼得无法,她勉力喊了几声,却听到随侍太医皆被姜旭传召过去,只为护着书娆的消息。

“您也不想想,这太子殿下宠着谁,谁就是个东西,太子不乐意见着你了,您今天就是死在了这里头,太子连眉头都不皱一下。”

“奴才劝您啊,还是安分些,也别想着什么孩子了,太子可是储君,将来的天子,要多少孩子没有,您又何必现在来惹他老人家不高兴?”

话语如刀,狠狠凌迟着她的心。

她若是死了,姜旭可会回头看她一眼,余生会否记得她?

不会!

所以她不能死,她的孩子也必须活着。

顾长冬用手臂撑着爬到了门后,连连拍着那扇门,吼得声嘶力竭,“姜旭——”

屋外的人似乎走了,连嫌恶她的话语也消失得干净。

顾长冬双手被门上倒刺勾得血肉模糊,终于也是失了力气,瘫软在地。

“砰——”

屋门被踹开,姜旭逆着光进来,将倒在地上了无生气的顾长冬揽抱在怀。

“阿旭,书娆的孩子不是我害的,我没有推她。”

他愣怔了片刻,道:“我知道,她如今没事儿了,你乖些。”

顾长冬还欲说些什么,却再没有了力气,歪着头便倒在姜旭怀中沉沉睡去。

姜旭抱着她的手微僵,良久后,方才轻声道:“睡吧……”

-

-

相关阅读

ddengyuncheng资讯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