创业交流 > > 正文

许良杰:从网易到微博,再到投资Lily

2020-06-27

  大学生创业网讯 前几天和丁磊聊天,我们都很感慨,16年一晃就过去了,现在他有三个小孩,我的两个孩子也都是大学生了。时间过得真快。我和丁磊的认识还要追溯到1999年。

  1999年底的一天,我代表Excite公司接待了一个年纪不大的男孩,他就是丁磊,陪同他的还有两个同事。丁磊来拜访的目的就是融资。

  那时候中国互联网刚刚起步,处在开荒时期。当时最大的搜索引擎之一——Excite也考虑进入中国。1998年,成思危老先生计划推动风险投资在中国的发展,所以来美国硅谷调研,我接待他,给他做了搜索引擎的演示。当时还没有百度、谷歌中文搜索,我是在Excite做了日本市场后,才自己开发了中文搜索引擎。成老先生让我试搜一下他的名字,当时他所有的资料和演讲都调出来了,成老先生眼睛发亮,觉得很刺激,但又问:“这会有隐私的问题吧?”

  前几天在新闻上看到成老先生走了,我自己也很伤感,发了一条怀念他的微博。

  初见丁磊

  Excite有六个创始人,我很早就加入了。慢慢地,创始人CTO就把整个技术团队交给我了——技术部门是Excite最核心的部分。Excite的技术在当时做得很不错,但后来公司转型去做门户了,那是1998年、1999年,都说内容为王。

  我当时并不在公司的最高决策层,觉得挺纳闷:搜索应该是最有前途的,为何公司把整个重心放在门户?1999年底,当谷歌拿到红杉和KPCB投资的时候,我觉得战争已经结束了。

  那天丁磊过来时已经快11点了,我们安排了一个会议。1999年的Excite,在硅谷是备受追捧的。不过这个会气氛不算很好,一是中美的文化有差异,二是丁磊当时不会讲英文,需要人帮他翻译。当时Excite国际事业部是一个美国人负责,有点高高在上的感觉。丁磊不知道我会说中文,他们在会上用中文小声商量如何回答相关提问,我都听到了,总体感觉网易还是个很早期的初创公司。

  丁磊在会上只说了两件事,一是中国的市场很大,二是“我什么都能做”。

  12点钟开完了会,按照中国的习惯肯定要安排午餐,但美国公司没有这个习惯。我送他们到停车场时用中文跟他聊,丁磊很惊讶,说没想到这么牛的公司里,管技术的是中国人。他突然觉得这事有戏,说“你一定要帮我”。于是,我自己掏腰包请他们吃饭。

  有时候你会发现有企业家潜质的人,一是看得很远,二是有野心。丁磊是一个思维非常敏捷的人,普通人看到五步,他可以看到二十步。在某种程度上,他也是不按常理出牌的人。

-

-

相关阅读

ddengyuncheng资讯网